投稿郵箱:shaanxi_dj@163.com
您的位置:首頁 > 黨員論壇 > 黨史春秋 > 正文

建黨“天團”:群英薈萃石庫門

081120_p22.jpg

1921年7月23日晚,望志路106號。全國各地的黨組織和旅日黨組織派出的13名代表齊聚一堂,出席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他們是:上海的李達、李漢俊,武漢的董必武、陳潭秋,長沙的毛澤東、何叔衡,濟南的王盡美、鄧恩銘,北京的張國燾、劉仁靜,廣州的陳公博,旅日的周佛海,以及由陳獨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代表著50多名黨員。100年后,那棟巍巍石庫門仍屹立于繁華鬧市之中,訴說著當年開天辟地的榮光。記者 董天曄 攝

081120_p16.jpg

制圖參考資料: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中國共產黨歷史 第一卷(上冊)》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p>

  接受了先進思想的早期共產主義者,已不甘于書齋里的研究,他們拿起了這件“武器”,誓要改造中國。

  從1920年8月到1921年春,短短半年多時間里,這群先進知識分子在國內6座城市建立起了共產黨早期組織,同時旅日、旅法的華人中也成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捌鸪?,在上海該組織一共只有五個人。領導人是享有威望的《新青年》的主編陳同志。這個組織逐漸擴大其活動范圍,現在已有六個小組,有五十三個成員?!币环葑g自俄文的1921年重要檔案文獻這樣記載。

  正是有了這些早期組織的努力,建立全國統一的共產黨的條件日臻成熟。其后,在共產國際代表推動下,召開全國代表會議的準備工作提上議事日程。

  各地代表,應邀來上海赴會。一個新的革命火種,即將在沉沉黑夜的中國大地上點燃起來。

  北方

  青年才俊投身革命

  曾“相約建黨”的中國共產黨主要創始人陳獨秀、李大釗,卻雙雙缺席大會。

  李大釗長袍短發,一撮八字胡令人印象深刻,日本留學回國后,他來到北京大學任教授兼圖書館主任,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一員主將。俄國十月革命后,李大釗以《新青年》和《每周評論》等為陣地,發表了大量宣傳十月革命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章,積極領導和推動五四愛國運動的發展,成為我國最早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人。

  1920年初,李大釗與陳獨秀相約,在北京和上海分別活動籌建中國共產黨。同年3月,李大釗在北京大學組織了中國第一個馬克思學說研究會,聚集了鄧中夏、高君宇、張國燾、黃日葵、何孟雄、羅章龍等一批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青年知識分子,為建黨作準備。這年10月,在北大紅樓的李大釗辦公室內,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

  接到上海來信,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馬上開會討論出席人選。由于不久前率領師生請愿被軍警毆打傷勢未愈,李大釗遺憾地難以赴會,張國燾和劉仁靜被推薦為代表前往上海。因要參與一大的籌備工作,張國燾便提早一步,在6月下旬動身。

  北京代表劉仁靜年僅19歲,是中共一大最年輕的代表,他看似文弱,在五四運動中卻是行動堅決。隨游行隊伍行至曹汝霖住宅時,劉仁靜與同學一道爬窗進屋打開大門,放學生進門痛打章宗祥并火燒趙家樓。加入北大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后,他閱讀了大量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被譽為“小馬克思”。不過,劉仁靜能作為北京代表參加一大,不得不說也是因為李大釗、羅章龍、鄧中夏、高君宇都因種種原因無法脫身?!斑@個莫大的光榮就這樣歷史地落在了我的頭上?!睅资旰?,劉仁靜如此回憶。

  濟南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派出的代表是王盡美和鄧恩銘。

  王盡美長臉寸頭,一對大耳虎虎生威,被大家親切喚作“王大耳”,鄧恩銘則圓臉清秀,留著三七開分頭。五四運動期間,兩人分別作為濟南省立第一師范和濟南省立第一中學的學生領袖參加了反帝愛國運動,并一見如故,成為親密無間的革命戰友。1919年下半年,為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王盡美作為山東學生會代表到北京,接觸了李大釗等中國早期的馬克思主義者。次年,王盡美與鄧恩銘等人發起成立“勵新學會”,創辦《勵新》半月刊,研究和傳播新思想、新文化,并發起建立馬克思學說研究會。

  到了1921年,在上海、北京黨組織的影響和幫助下,濟南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就在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的基礎上秘密誕生了。

  武漢

  辦學教書醞釀建黨

  武漢代表董必武與李漢俊交情甚篤,他將李漢俊稱為自己的“馬克思主義老師”。

  “李(漢?。в性S多關于俄國革命的日本書刊,我借讀后,逐漸了解俄國革命中列寧黨的宗旨和工作方法與孫中山先生的革命宗旨和工作方法迥然不同?!?919年春,由鄂赴滬的董必武結識了李漢俊,彼此一見如故。

  雖然僅比李漢俊年長4歲,身著長衫、長臉清瘦、留著山羊胡的董必武,與他清末秀才的身份頗為契合。董必武熟讀四書五經,28歲時東渡日本,在東京私立日本大學攻讀法律。讀書期間,他擁護孫中山的民主主義革命綱領,投身辛亥革命、二次革命等歷次革命活動,還曾兩度被捕入獄。

  在上海思想驟變、走上馬克思主義道路的董必武,回到武漢后主持創辦了私立武漢中學,并任國文教師,比他年輕10歲的湖北人民通訊社記者陳潭秋也前來兼任英語教員。

  陳潭秋出生于湖北黃岡縣一個書香之家,兄長是參加過辛亥革命的同盟會員,從小便受革命思想影響。五四運動期間,他與惲代英、林育英等人領導了武漢的學生運動,組織學生罷課、游行,顯示了卓越的領導才能,并被推選為武漢學生代表前往上海聯絡各地學聯。通過閱讀《新青年》雜志并經董必武介紹,陳潭秋在思想上接受了共產主義。

  1920年夏,董必武接到李漢俊的來信,得知上海成立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消息。這年秋天,他在武昌撫院街寓所里秘密召集陳潭秋等人,發起成立了武漢的共產黨早期組織。1921年7月,董必武、陳潭秋在武漢登上江輪,順著長江一路向東,駛向上海。

  長沙

  他們成為馬克思主義者

  1921年6月初,湘江之畔,接到來信的毛澤東興奮不已。

  這一年,毛澤東28歲,是長沙第一師范的主事。對于上海,他早已不陌生。

  3年前,毛澤東與蕭子升、何叔衡、蔡和森等人一道,發起成立了新民學會。從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畢業后,為組織湖南赴法勤工儉學運動,毛澤東離開湖南老家,經老師楊昌濟介紹,成為北京大學圖書館的一名助理館員。那時的北大群英薈萃,毛澤東的思想在李大釗、陳獨秀的影響下,迅速朝著馬克思主義的方向發展。

  后來為響應五四運動,毛澤東在長沙發起成立了湖南學生聯合會,創辦并主編《湘江評論》,反響熱烈。

  1920年5月,在第二次從北京返回長沙的途中,毛澤東專程來到上海,住在哈同花園旁哈同路民厚里29號一個石庫門房屋,專程拜訪陳獨秀。

  在老漁陽里2號,毛澤東與陳獨秀促膝長談。他后來這樣對美國記者斯諾回憶:“陳獨秀談他自己信仰的那些話,在我一生中可能是關鍵性的,這個時期,對我產生了深刻的印象……他影響我也許比任何人要大?!?/p>

  近兩個月的時間里,與陳獨秀的多次會面,讓這個“睡在鼓里”的年輕人看清了方向?!暗搅?920年夏天,在理論上,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而且從此我也認為自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p>

  回到長沙后,毛澤東、彭璜等人創辦了文化書社,大量銷售馬列書籍,還在長沙教育界、新聞界發起組織湖南俄羅斯研究會。這一年底,毛澤東與何叔衡、彭璜等人在長沙組織成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

  由于湖南軍閥的殘酷統治,革命環境異常險惡,1921年6月29日,毛澤東與何叔衡便在極端秘密的情況下悄然動身前往上海。

  45歲的何叔衡,是年齡最大的代表。當他考入長沙第一師范,與毛澤東成為同學,已到中年,由于留著八字胡,被人戲稱“何胡子”。何叔衡曾在清末中過秀才,經過辛亥革命的洗禮,他深感想救中國還得學習新文化、新思想。他不僅參與了長沙的反帝愛國行動,也與毛澤東一道,發起成立了長沙的共產黨早期組織。

  毛澤東后來曾高度評價他的革命精神和工作能力,贊其“叔翁辦事,可當大局”。

  上海

  中國共產黨的發起組織

  1921年初夏,夜幕降臨,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神色匆匆,敲門進入望志路106號。

  來人名叫李達,戴著細圓眼鏡,一副學究模樣。從日本留學回國后,李達來到上海幫助陳獨秀編輯《新青年》,主編《共產黨》月刊,還翻譯了《唯物史觀解說》《馬克思經濟學說》《社會問題總覽》等數十萬字的馬克思主義著作。

  此番前來,李達要找的人是李漢俊。此時,李達是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代理書記,而李漢俊,是他的前任。

  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于1920年8月,成立地點就在離此不遠的環龍路老漁陽里2號。那里是陳獨秀在上海時的住處,也是《新青年》雜志編輯部所在地。5月初,陳獨秀等人商議發起“社會主義研究社”,希望加快翻譯出版馬克思主義著作,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便是其一。到了8月,陳獨秀、李漢俊、李達、邵力子、沈玄廬、施存統、俞秀松、陳望道、周佛海等17人在這里齊聚,成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并推選陳獨秀為書記,這是中國的第一個共產黨組織。

  陳獨秀南下廣州后,李漢俊任代理書記。在中共早期組織中,李漢俊被稱為“最有理論修養的同志”。他與李達一樣,曾留學日本,深受河上肇、堺利彥等日本社會主義者的影響,后來毅然選擇了馬克思主義?;貒?,他在上海先后擔任《星期評論》編輯,主編《勞動界》周刊,并翻譯《馬克思〈資本論〉入門》等著作。

  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的發起組織,也是各地共產主義者進行建黨活動的聯絡中心。1921年,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代表尼克爾斯基先后來到上海,在與李達和李漢俊幾次交談后,他們一致認為應該盡快召開全國代表大會。

  得到遠在廣州的陳獨秀和北京的李大釗的確認后,在上海召開全國會議的時機已然成熟。李達趁夜前來,正是與李漢俊商議邀約代表的事。開會地點則在李漢俊提議下,選定為其兄李書城家。

  翌日,李達、李漢俊分別去函北京、長沙、武漢、廣州、濟南及法國、日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成員,通知各位代表前來上海白爾路389號博文女校報到。

  廣州

  開始成立“真正的共產黨”

  應廣東省長陳炯明之邀,陳獨秀在1920年底離開上海,南下廣州擔任廣東省政府教育委員會委員長,并兼任大學預科校長。當時要爭取一筆修建校舍的款子,他脫不開身,便派從上海前往廣州向他匯報工作的包惠僧參加會議。

  包惠僧是湖北人,寬鼻厚唇,曾在武昌教了半年書,隨后在《漢口新聞報》《大漢報》《公論日報》《中西日報》等報社擔任記者。五四運動期間,包惠僧正在北京大學文學系旁聽,耳濡目染,深受鼓舞。陳獨秀到武漢講學時,包惠僧在一次采訪中與其結識,并始終保持著深厚的情誼。受到陳獨秀影響,包惠僧也走上了共產主義的道路,1920年,他參加武漢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在武昌組織共產黨臨時支部,任支部書記。

  1921年1月,包惠僧前往上海,準備赴莫斯科留學,卻因海路中斷未能成行,便留在上海參與黨的早期組織活動。5月,他受李漢俊委托前往廣州向陳獨秀匯報工作,便參加了廣州的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活動。

  廣州的共產黨早期組織籌建經歷了一些曲折。最早成立的“廣東共產黨”成員中多數是無政府主義者。陳獨秀1920年12月到達廣州后,經過一番討論,這些無政府主義者退出了黨組織。在陳獨秀主持下,以《廣東群報》編者譚平山、陳公博、譚植棠等為主要成員,于1921年春“開始成立真正的共產黨”,陳獨秀、譚平山先后擔任書記。

  譚平山、陳公博、譚植棠都是陳獨秀的學生。1920年暑假,他們三人從北京大學畢業,回到廣州的途中停留上海,與陳獨秀商談了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問題。畢業后陳公博一邊在廣州法政專門學校教書,一邊在《廣東群報》擔任總編。

  接到開會通知后,陳獨秀召集廣州早期組織的全體成員開會,決定推舉陳公博為代表,并委派包惠僧作為他的特別代表出席會議。

  遠在日本的施存統也接到了開會通知,他與周佛海都曾參加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也是旅日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僅有的成員,便請周佛海利用暑假回國出席中共一大。

  在歐洲,張申府、趙世炎、陳公培、劉清揚、周恩來等旅法華人也于1921年成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不過,由于路途遙遠,時間倉促,已來不及派代表回國赴會。

責任編輯:魏捷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未来云南麻将手机版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有什么好玩的麻将手游 海南麻将怎么看有没有番 六台宝典图库 正版猛虎报 江西快3走势图2元网 大乐透技巧中5红方法 金蟾捕鱼赢话费手机版 悠闲山西麻将官网 上海晓游棋牌官网 基本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甘肃快3下期预测分析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 捕鱼王者 下载 熊猫麻将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